战胜术前恐惧,原来我可以这样勇敢

 二维码 218
来源:网络
文章附图

作者简介

圆宝儿,宫颈癌早期患者,长期奋战在教育一线的中年少女。


大家都叫她,圆宝儿,意思是大家的宝贝、开心果。

作为癌症病友互助群最早的加入者,圆宝儿是一个看上去特别能插科打诨的北京大妞。但是,一定不要被表象蒙骗了,在这张看上去没心没肺的面孔之下,隐藏着一颗纤细而敏感的心。听病友们聊起自己手术、化疗、放疗的经历,圆宝儿毫不犹豫地“落荒而逃”。她退出了互助群,正如她在两年前得知自己得了癌症时候的反应——逃跑。

过去的700多天里,她不断地暗示自己吃中药或许就可以痊愈,喝下了很多汤药,烧掉了很多人民币,每三个月战战兢兢地去行妇科检查,两年以后,检查结果依旧是一纸癌症确诊书。

不过,这一次,她回到了朋友中间,也终于鼓起勇气去接受正规的治疗,与癌症展开彻底的战斗。

圆宝儿这周上了手术台,让我们她好运!


▼▼

我是一名宫颈癌早期患者。是的,宫颈癌,两年了,终于勇敢地说出自己得癌症了。我此时是心情平静地说出了这句话,绝不是咬牙切齿的满含热泪。

故事开始



因为一位朋友不到三十五岁就因乳腺癌去世,我特别重视乳腺和妇科体检。谁知,在2016年11月底的例行检查时我还是中招了,HPV18阳性,TCT鳞状上皮病变,自此开始了我的抗癌历程。

愈路小贴士

这一两年,身边20岁以上、45岁以下的年轻女性仿佛都在讨论接种HPV(人乳头瘤病毒)疫苗的问题。因为有研究表明,90%以上的宫颈癌与高危型HPV病毒持续感染有关,而这可能也是世界上目前唯一一种可以用疫苗来预防的癌症。

本文的主人公圆宝儿就是中招了HPV家族里高位中的高危HPV18病毒。要知道在全球范围内,70%的宫颈癌是由HPV16、18所引起的。因此,无论是最早研发的二价疫苗,还是后来的四价、九价,都有防御HPV16、18这两种病毒。

当然,如果感染了HPV病毒,即使是16和18,也不用惊慌。人体自身的免疫系统具有清洁病毒的功能,你需要改善作息规律,加强运动锻炼,保持膳食均衡和身心愉快,来消灭病毒。

但是,如果是HPV阳性持续感染,并且妇科筛查TCT提示病变,就应该及时就医。

体检后,我很快预约了阴道镜,摘除了宫颈息肉并送活检病理。因为曾经切除过良性宫颈息肉,我并未把这次小手术放在心上,没想到第二天就接到病理科医生电话,说病理结果疑似恶性,还怀疑是胃肠道转移。听到这个消息简直是五雷轰顶,为了确诊我马上去医院缴费加做免疫组化。

等待结果的这一周中,我如坐针毡,每天都是网上查宫颈癌的资料。想着一个癌就够可怕了,还转移,我还能活多久?我给闺蜜电话,说万一自己出问题就把孩子托付给她,把父母托付给发小,差点就要写遗书安排后事了。

一周时间,我这个喝凉水都长肉的人一下瘦了五斤。

15年前,姑姑过世前的一个月,我在医院的肿瘤科陪她度过。那时,我见到的全是经受化疗的晚期癌症病人,他们无论男女老少,都是弱不经风,大光头。直到姑姑去世好久,我眼前还是医院里的那些画面,这是我对癌症的第一印象——也在我的心里种下了深深的阴影。



一周后,检验结果出来了,宫颈一圈是原位癌,息肉样肿瘤是两种混合的癌,我立即把病理切片送到协和医院进行特需会诊,诊断结果和原医院结论一样。

我迅速托关系挂了知名大医院的专家号,医生做了详细检查后将我的病情分期为1b1。他说有一个类型病理分化不好,如果我有孩子的话就最好考虑做子宫全切吧。

迷迷糊糊的两年



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完全懵了,我什么也不懂,也不知道该问医生什么。医生开了术前验血,PET-CT和核磁的化验单。第二天一大早,我抽了血,预约了核磁和PET-CT,经历了核磁的噪声和PET-CT的小黑屋,和一系列的检查,这一忙就是一个礼拜。

这期间,朋友推荐了一个老中医,我就开始吃起了中药。

一周后复诊,医生说核磁没问题,PET-CT结果也只是显示有病变,结合临床诊断,医生对照前一周的就诊记录,感觉这前后病情有出入。为了慎重起见,我又做了一次妇科检查。

这一检查下来,把医生和我都吓到了——医生惊讶地发现一个礼拜前妇科检查中的一个舌状赘生物现在没有了,他又找了两个医生来看,确定是没有了。

因此,医生说那就先做个锥切,然后根据锥切的结果,再决定下一步治疗方案,然后让我先回家等床位。我当时很侥幸地想着既然病情有好转,干嘛还要做手术切切割割呢,说不定慢慢就能自愈呢。(现在想来,还是别抱任何侥幸得好,因为自愈的概率是十万分之一,比中五百万元彩票的概率还要低)。

我就很开心地回家继续吃中药,加上积极地锻炼——每天暴走五公里,即使大风天气,也要坚持。跟刚刚确诊时候不同,这期间,我心情好、吃得香、睡觉踏实,因此精神状态特别好,甚至开始长肉了。



刚知道自己病情的时候,我加了一些宫颈癌病友QQ群,群内病友都说我的病理恶性程度很高。甚至还有两个人直接拿我打赌,一个说我的病理厉害,治不好;另一个人说再厉害也是原位癌,治愈率非常高。

我眼不见心不乱,退出了所有QQ群。

检查和休息的一个月,我请假没上班。在家里,我动不动就想为啥自己得癌症了,还能活多久,经常触景生情——看见什么都能联想到自己的病,然后就时不时地哭一场。我也不敢回父母家,看见父母就想掉眼泪,又怕父母担心,索性向父母隐瞒了我的情况。

过了一个月,我换了家医院做了TCT和HPV。检查结果显示,虽然HPV还是阳性,但是TCT正常了。因此,我更坚定了自己会慢慢好起来的信心。

没几天,原来的医院打电话让我住院锥切,我客气地告诉医生TCT正常了,医生说TCT正常也不代表什么。但是,我还是毫不犹豫地拒!绝!入!院!

愈路小贴士

宫颈细胞学的检查,是一种医生用肉眼阅读从宫颈上采集下来的细胞来筛查有无肿瘤的一种方法,通常的方法有TCT、LCT和传统的巴氏涂片。

TCT作为宫颈癌筛查最具代表性的细胞学检查技术, 检测方便、无创、准确、快速, 但敏感性低, 单独使用TCT作为指标存在一定的漏诊率[1]。一项统计显示[1],TCT在宫颈癌筛查中的假阴性概率高达27.01%。假阴性,指的是TCT或者LCT等宫颈刮片检查显示“正常”,但是实际上存在着宫颈癌变。这是因为在采集宫颈细胞、制片以及医生读片的过程中都有可能存在误差。

在临床中,TCT、HPV的联合筛查可以提高准确率。除此之外,每个人的情况不一样,所以一定要听医生的话!

大家肯定觉得我脑子锈掉了,这家知名大医院是多少病人和家属梦寐以求的啊。



虽然刻意逃避,但是我时不时地还是忍不住会看很多宫颈锥切和子宫全切的介绍,越看越害怕。

做女人真苦!对于曾经经历了停育后刮宫、顺产改剖腹产和乳腺纤维瘤手术的我,手术是比死还可怕的事情。

况且当时,身体感觉也不错,每天快快乐乐的,还能到处跑,过年放假全家还自驾游了一次。

接下来,我开始了每三个月一次阴道镜检查,六个月一次阴道镜活检。有两次DNA细胞检测无任何病变,宫颈表面也修复得越来越好。虽然活检病理依然是原位癌,但是我自己感觉病情肯定慢慢减轻,情况越来越好了。

但是,即使如此,在每次复查前的一个晚上,我基本上都是彻夜难眠。每一次见到熟悉的医生,医生都还是劝我尽早做手术。当场,我嬉皮笑脸答应着,回家后依然顽固如旧。

终于开始勇敢



自2017年8月以来,医生一次次苦口婆心地劝我做锥切。心存侥幸的我,始终不为所动。

一直到2018年3月份,病理检查还是原位癌,我心里开始忐忑了,但是还不愿承认保守治疗的不正确,想着再给自己几个月时间。7月份又做了一个活检,病理显示是原位腺癌,但是不排除侵润癌可能性。

这样的报告下来,我的医生朋友彻底急了,让我必须进行手术。

在我挣扎犹豫之际,因为机缘巧合,我了解到癌症科普菠萝博士的“菠萝因子”公众号,又阅读《癌症·新知:科学终结恐慌》这本书。后来,我又有幸地加入了菠萝的病友互助群,在那里,我认识了许多不同癌种的朋友。听他们讲诉治疗经历,我出了一身又一身的冷汗,感觉自己还是无法面对手术,就退出了互助群。

再一次,逃跑。

幸亏,几天后互助群的群友浢儿又把我拉进群里。因为入群规定四十岁为年龄上限,所以我就是群里年龄最大的那一小部分人。

我看见群里弟弟妹妹们谈论自己的病情,他们如何勇敢地面对自己的,积极去医院接受治疗,坚持度过治疗期,我的心态也消无声息地改变了。一开始不敢看他们聊病情,到慢慢的可以接受,到后来,我愈加佩服这些病友们。最后,我慢慢也开始勇于正视自己的病情,选择正规的治疗方式。



在病友uno,晶晶,大T和kiki的现身说法的鼓励中以及阿楚的恨铁不成钢的“鄙视”下,我去了三甲医院找了专家。专家建议先做宫颈锥切,然后根据病理,再决定治疗方案。这一次,我很快定好了手术时间,准备上手术台。


微信图片_20181211132639_副本.jpg

手术之后,我清醒过来回到病房,麻醉主任和手术的主任特意看望了我。他们告诉我从进手术室到回病房一共才45分钟,手术很成功。他们的敬业让我特别感动。

愈路小贴士

宫颈锥切术是妇产科切除子宫颈的一种手术,也就是由外向内呈圆锥形的形状切下一部分宫颈组织。它一方面是为了作病理检查,确诊宫颈的病变;另一方面也是切除病变的一种治疗方法。

锥切又分为冷刀锥切和LEEP锥切两种。前者是通过解剖刀(所以叫冷刀)进行的,优点是切缘清晰,利于病理检查。 缺点是需要住院,需要麻醉,手术时间长,术中容易多量出血。

而目前,子宫颈环行电切术(也就是所谓的LEEP)得到广泛开展,它的优点是简便易行,大部分时候不需要住院,手术时间短仅需要5分钟至10分钟左右。

锥切切缘阳性的患者,病变进展和复发的几率均大。但是,切缘阴性者不能保证剩余宫颈内无残留病变,其残留病变的发生率也与病变的严重程度成正比,不过发生的机会比切缘阳性患者低,宫颈腺体受累和病变的多中心性是锥切后病变残留或复发的决定性因素。

参考资料:百度百科“宫颈锥切术”词条,编辑者:主任医师汪清,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宫颈疾病诊疗中心

那一瞬间,我突然觉得手术没那么可怕,自己为什么不早点勇敢些呢?

手术前,主任说,没准锥切就解决问题了,所以我也信心满满,虽然脑海会闪现万一病理不好怎么办的念头?但是,心理上是平静的。



一周后的手术病理报告并不能让人完全踏实,我拿着病理又去了协和会诊,会诊结果显示原位腺癌伴间质侵润,主任建议广泛子宫附件全切和淋巴清扫。



这期间,我一边在家休息,等待安排住院,一边用心安排了手术康复后的生活。


微信图片_20181211132644_副本.jpg



很快,我又要上手术台。这一次,是广泛子宫附件全切和淋巴清扫。对我来说是更大的挑战,无论是生理还是心理。

但是我一点也不怕,因为我的心理强大了,还有朋友们在背后支持我鼓励我,给我无比大的力量和信心:癌症只是慢性病,我们努力战胜它

无论治疗还是康复,后续的路都很长,需要自己勇敢地走下去,在亲友的陪伴下,与志同道合的病友一起快乐的走下去。

正规治疗很重要也非常必要,坚持下去,你离康复就越来越近了,康复的路也就越来越顺畅!祝愿每一位病友都能找到适合自己的治疗方法,早日康复!




   

北京抗癌乐园微信公众号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