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账号登录: 注册 登录

为了群体抗癌事业 【我还愿意干!】

 二维码 1272
作者:闻毛楠来源:本站
文章附图


▷▷我是一位已过80岁的老人了。回忆以往的岁月,还算比较平静,也比较幸运。


▼三位亲人相继患癌去世


▷▷  在1999年至2000年,我的人生跌入低谷。先是和我们一起生活了几十年的岳母,北京市劳动模范,发现身体不适时,已由肾癌转移肺,很快离开了我们。


▷▷ 接着,平时身体很好的父亲,是上海市健康老人,突然病重(当时,医院没有确诊,现在我查看资料,回忆病情,应该是前列腺癌转骨癌。),我回上海伺候。


▷▷ 此时,突然北京来电话,我爱人身体不适,情况非常不好。我马不停蹄赶回北京,医院确诊爱人为胃癌晚期,扩散到淋巴,必须马上住院手术。


▷▷ 这时,上海又来电话,父亲去世了。我无法分身回上海,留下终身遗憾。


▷▷ 我一直陪在爱人身边,经过三个月的手术、化疗、放疗,春节前期,爱人出院回家。


▷▷ 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这时,我突然发现自己尿血;几经周折,被医院确诊为肾孟癌,需要入院手术。


▷▷ 这时,爱人要继续住院治疗,我们商定不同住一个医院,免得互相干扰,大家坚持,咬着牙还是挺了过去。


▷▷ 但,我患病对爱人打击很大。她认为是她拖累了我,精神被拖垮了。我说是夫妻,不存在谁拖垮谁的问题。我于2000年3月1日手术,我爱人没多久就离开了我。


▼振作精神,学习医药知识,帮助病友


▷▷ 这两年把我整惨了,每一位癌症病人都有一个故事,但像我这样的遭遇恐怕也不多。


▷▷ 经过这些打击,我认真地思考过,年轻时只顾工作,健康知识、医药知识贫乏;可以说,我们有科学知识,却没有医药常识。我也深深感受:一旦患癌精神压力很大,处于无奈、无助状态。因此,我就学一点防癌抗癌知识,做一点宣传,助人为乐,让得病的同志获得点安慰,多少有点帮助。


参加创建航天一院分园


▷▷ 航天一院的抗癌组织由赵元亮同志发起,我积极支持群体抗癌事业,曾请北京抗癌乐园于大元同志来讲过一次课。赵元亮同志患肝癌,经过5、6年抗争,可惜没能等到组织成立的那天。经过筹备,我们于2003年1月成立航天一院群体抗癌组织,北京抗癌乐园领导姜培刚同志到会祝贺,也得到研究院各部门的支持。


领导园民走群体抗癌道路


▷▷ 我曾是北京抗癌乐园第二届、三届、四届会员代表,第四、五届理事,现任航天一院分园园长。我们从当初的30多人发展壮大起来,患者从不愿意说自己患癌,谈癌色变,转变成大大方方的交流经验体会。


▷▷ 我们不断地请专家来讲课,走访医院,从抗癌杂志上学习知识。从对癌症一无所知,稀里糊涂得了癌症,到每个人虽不是医生,但都有一整套知识和经验,足可以对初病者提供咨询和帮助。


▷▷ 我们积极参加北京抗癌乐园和航天一院组织的文艺演出活动,得到了大家的肯定和鼓励;平时每周唱唱歌,跳跳舞,愉悦心情。


我们每年组织春游、秋游,亲近大自然,多做有氧活动。外出时,大家互相帮助,相互照顾,有些病友之间成了亲密的好友。


▷▷ 我们去看望住院的病友,由于同病相连,更加心贴心,使他们得到精神鼓励和安慰。有的病友感慨地说:“你们比原单位还做得及时”。每当我看到病友含着眼泪,或者露出笑容,内心感到无比的安慰。


经历风风雨雨,做人踏踏实实


▷▷ 十多年来,我感谢院领导和离退休工作部领导的关心,给我们提供了经济帮助和提供活动场地,感谢病友们相互理解,有许多同志为此付出了许多时间和精力。


▷▷ 十多年来,工作中也遇到过一些困难,我没气馁,挺过来了。有些好心同志的话能理解,劝我说:“你的干部是不是还没有当夠?”“是不是院里给你补贴?”“他还愿意干?”。是的!“我还愿意干!”


▷▷ 十多年来,我热心于群体抗癌事业,是以此来怀念我失去的亲人。作为一个群体抗癌事业的志愿者,付出了自己的时间和精力,不图报酬,只求能给病友们有点帮助,就感到心慰。


忘记自己也是一个癌症病人


▷▷ 我也懂得一个患者自由参加的民间团体,要靠自己的真心实意来赢得大家的信任。有的同志说:“你根本不像癌症病人”。对,有时真的忘记了自己也是一个癌症病人。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账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