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账号登录: 注册 登录

北京抗癌乐园的亲密朋友国家旅游局副局长 杜一力

 二维码 1440
文章附图

导读:杜一力,原国家旅游局副局长,2007年罹患癌症,经历了生生死死的磨难,经过顽强的抗争终于战胜了疾病,恢复健康。在与癌魔抗争中结识了许多病友与北京抗癌乐园结下不解之缘,成为北京抗癌乐园亲密朋友。


一、不同的病情相似的过程

我1954年出生,今年60了,癌龄9年。我是2007年一月做的胃癌手术,当时就是3期半,做的是胃切除4/5并淋巴清扫术,接下来又做了十多次小剂量多频次的复合化疗,前后搞了一年多,然后重新回到工作中。这期间,那是各种情况、各种反应、各种坎坷,和所有的癌友一样,经过了一个曲折的治疗和康复过程。2011年底在常规检查中又发现了早期肠癌,再次手术不顺,在ICU抢救三天才从昏迷中醒来。接下来再次进行康复,再次回到工作中。

我感恩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赵平院长和相关医护人员的救治。生病以来的这8年,我的身体和精神百经考验,终于顶住站稳,而且感觉越来越好,气色红润,精神饱满。2014年6月下旬,我到新疆出差,特地到南疆喀什帕米尔高原的塔尔库什干的高海拔地区,借此检验自身身体状态。——结果出乎意料的好,比生病前几次上高原的状况都好!病后8年,我一直努力的工作。治疗休息结束后,正常工作,参与并且主持了这期间中国旅游业的主要重大政策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旅游法》的制定,工作的业绩不殊生病之前。这8年中最宝贵的,还是自己的人生体悟最饱满、精神收获最丰厚、最宝贵的一个阶段。我想说,很多事情只有经过了才能体会,只有明白了才能透彻,只有拿起了才能放下。这些经验和体会,相信很多癌友也有,因为我们在同一段生命的历程中前行。

二、“同一个生命阶段”是我们共同的特性

生病之后我自然地有了一个划分人生阶段的新方式:病前、病中和病后。我不把生病以来的生活叫做抗癌的经历,更倾向于看成是病以后的生活历程。我觉得,病前和病后的区别,就像参加工作前和参加工作后的区别、毕业前毕业后的区别、结婚前结婚后的区别、退休前退休后的区别,都是整个生活的进程中的一部分。也就是说,从我现在的心态,实在已经不把生病这回事看成一种灾难,更不认为是灭顶之灾,而是我的生活中的一个阶段。这生老病死,是每个生命都有的节点,是人的生活的一种常态。人生百种,生病是常道,人人都会生病,千古不移的一个常道。从帝王将相,到引车卖浆者流,无一例外,时间早晚而已。所以,我们生过病的人,都在“同一段生活的历程”中。我觉得抗癌乐园的文化特别合我的“病道”。抗癌乐园的文化是一种新生命阶段的文化,乐园发明并推广从癌龄开始计算“生日”,还为“生日”举行高调的庆祝活动,这表达我们对癌症后生活的新定位,这个定位和目标极大地鼓舞了癌症患者走下去的信心。我们有着很多别人没有的经历、经验和酸甜苦辣,这是我们这个阶段的财富。

三、我们有着共同的经历

这个阶段的我们都经历了死,又认识了生。哪一个癌症病人,没有死三回,生三回?起码我是。我在治疗中,因为输血过敏,休克以后得以抢救;在第二次癌症手术后,因为失血,昏迷了三天三夜,在重症监护室抢救复苏;还有每一次化疗以后,检查结果中那些关键指标都是一张判决书,领取这张判决书的时候,真的要有直面生死的勇气和准备。这些反复的刺激,会让人无数次的理解生的艰难,理解死的真实。无数次回答生和死面前的自己应该如何面对。最后,大家都会走出来,变得坚强、沉着、淡定。我看到的癌友,基本不像文学作品影视作品上描述的癌症患者,那么绝望那么哭哭啼啼那么脆弱,我看到的是绝大多数都已经走出来。这是华山一条路啊,你不走出来,也没有别的道路可走啊!一旦走出来,也就释然了,也明白了一个最简单的道理:人人都有的阶段,也不受人自己控制,那就用最合适的方式对待它。说到底,癌症是一个自然的过程,那就用最自然的态度来对待就对了。这个态度是和对生死的认识联系在一起的。人只要到了“了生死”的境界,就升华了。死都可以释然,那还何惧病和其他?毕竟病和死,还不是一个等量级。特别是抗癌乐园用千百人的生命证实:癌症不等于死亡。这是对生命历程的一个注解和导读。当然,所有的生命小船行驶到这个阶段,都会调整航线,调整对于生活的态度。不悲不惧,但是我们得小心翼翼。生病后,我们一定会更加超脱,不钻牛角尖,不与自己和外部世界拧吧;更加爱惜自己,非常注意医疗和日常生活中的问题,主动发现和享受生活的美好点滴。我们明了:过去的大大咧咧不在乎自己,是对生命的不恭谨;现在的小心注意,不是怕死,是对生命的敬畏。

四、我们有着共同的心路历程

常常有人告诉我们说,癌症康复最重要的是心态,心态不同结果会很不相同。还有很多的人喜欢说三个三分之一:说三分之一是病死的,三分之一是治死的,还有三分之一是吓死的。每个人都知道心态很重要,但是很难有人能告诉我们,如何才能做到心态好,因为它不是一个简单的医疗问题,或者一般的情绪问题。每个癌症病人,都有一个心理的黑暗期,崩溃期,有的还随着病情的变化和复发多次崩溃。走出这个黑暗隧道,是一个艰难但是必须的过程。这个“走出来”的过程,会因为每个人的思想方法和精神世界的不同而不同,会因为得到的指点和开导不同而不同。我走出黑暗是按照我的“病道”,就是以“有病为常道”来接受现实,然后寻找哪怕非常微小的鼓励和支持,一步一步坚持下来的。当然,不是每个人的“病道”都这么简单,不是每个人都能有淡定的生死观。但可以肯定,病人最大的共性是需要看到希望,需要有力量支撑。这个希望,首先会求助于医学,求助于医生,然后依赖于亲人朋友,依靠社会。我的体会中,病友是我们可以感受到的最亲切最有说服力的力量。我的生病过程中,特别是在“信念重建”过程中对此有很深的体会。当我们作为个体,面对未知的病痛和治疗,会恐惧,会不知深浅,会心悬半空。我在ICU度过了一个星期,在我感受中那是特别特别漫长、困难、无助。而在有病友交流的时候,情况就会好很多,心理容易得到疏导。 记得在化疗中每天结束输液后,被搀扶着也要与诸病友聚一起交流一下情况。病友之间的相互交流,让我知道,没有什么了不起,我所经历的一切疼、痛、指标不正常,心理崩溃,都是正常的,不必为此害怕,做好自己可以做的就行了。而且,我们生活中永远会有一些坚强的人,在疾病中不那么容易被击垮,哪怕他的病情更严重,他也可能用一种轻松的神态描述自己的状况。他们的轻松淡定,本身就是最好的抗癌药物,给后来者巨大的信心。所以,我很喜欢抗癌乐园的群体抗癌理念。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先进的抗癌理念,有深刻的科学规律支撑。相当于为我们在一个广阔的社会中建立了一个癌症患者的“朋友圈”,给予癌友们最宝贵的精神支撑和社会支持。

五、我们应该还有共同的使命

今天的社会,癌患已经成为一个巨大的社会问题,侵扰几百万人的生命生活和几百万个家庭的安静。这个时候,我们不约而同,用自己做载体,现身说法,鼓舞起身边人抗击癌症的信心,传递正能量。只有生病的人,才能真正理解“信心比黄金还重要”这句话是真理。这个时候,我们还要共同营造更加好的环境,消除那些有形无形存在的不利影响。当我们一部分人进入了身体康复期,无一例外面临着社会生活的恢复和重建。虽然社会对我们的关爱无处不在,也能够感受到,对待癌症疾病的不正确认识,带给我们诸多困扰,有自我歧视,也有外在歧视或冷漠。我们首先需要用“不抑不扬,心平气和”的态度调整自己,不能有自我歧视;同时来自社会外部的压力是需要社会舆论和正确的理念来共同调整的。我生病时,有同事或者熟人同时生病,其中有人始终不愿承认自己是癌症病患者。我一直不太理解,觉得他们内心还是认为生病是个丢人的事,或者是对世俗利益过度考虑。从他们自己说,这是还没有做到坦然处病,还没有跨过这个“坎儿”;另一方面也说明家庭或者社会方面的外部压力很强大,让我们病人不敢面对。这个压力有显性的有隐性的,有来自于被嫌弃被抛弃带来的生存层面,也有来自于被照顾被低估带来的价值丧失的精神层面。今天这个时代,我们的社会和家庭,一直为数百万癌友的“病有所医”在努力;同时,提升癌症康复者的价值需求,也已经不再是一个奢侈的话题。随着治愈率越来越高,已经有以百万计的癌症康复者在社会各个层面继续着这个阶段的生活,可以数一数我们身边,每个地方每个单位,都有癌症康复病人在为工作和事业做贡献。这可不是过去的提倡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那种瞎拼,而是现代社会应该有的癌症病人应该有的正常的生活工作环境。这百万康复者的存在本身就是对癌症恐惧症的集体胜利,这个胜利对人类最终战胜癌症意义深远。我们癌症康复后的病人,有责任要促进癌症病人的救治环境改善,也有责任促进康复病人的生活环境正常化的改善。我在康复的过程中想到,我们病了,又好了,这种幸运应该回报,应该积极承担新的生活阶段的责任,做积极的社会角色,而不是把自己列入弱势阶层。我们要共同证明,癌症康复者同样可以放开手脚,去为家庭减轻负担,为社会做更多的贡献。这也是我们感恩的一种表现。

生病,不是我们的错。病后的生活,不应该是苟延残喘,我们可以重建生活,这是我们新的生活阶段。


文章分类: 明星之路
分享到: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账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